【清廉城投 清風徐來】5年冒出40多戶違法建筑,誰該負責?!

發布時間:2019/10/18 來源:清廉浙江 作者:

  麻耕山上成群的違法建筑,竟然整整5年久拖不拆。8月30日,溫州市甌海區嚴肅查處一起農村違建工作中的履職不力問題,10名黨員干部被問責。

  事件的緣起,要追溯到上世紀80年代。因生活不便,甌海區婁橋街道東風村麻耕山的村民開始搬到山下居住,山上房屋長期空置、有的甚至坍塌。2013年起,部分村民未履行相關手續,便自行上山翻建、擴建甚至新建房屋。

  村民再度上山,讓原本的老舊電表無力負荷。2014年6月,東風村所屬的外東園、底東園兩個自然村向當地電力部門申請新增電表變壓器。根據有關規定,兩個自然村辦理用電業務需提供用電地址權屬證明材料。于是,村民要求街道出具兩個自然村房屋產權證明予以證實。

  在一張略顯破舊的紙上,記者看到大致內容為“東風村140戶住戶房屋約建于上世紀50年代,房屋產權證因歷史原因未辦理”的證明材料,措辭避開了其中涉及到違法建筑的事實。

  材料底部,寫著“上述情況屬實,請有關部門給予支持”的意見,還赫然蓋著一枚婁橋街道辦事處的公章。為這份證明“放行”的,是時任街道黨政辦主任陳永耀,他在未經街道分管領導同意,也未到現場將合法建筑和違法建筑予以區分的情況下,擅自簽字、蓋章。

  “如果是違建,街道怎么會給我們證明,電表又怎么裝得起來?”

  電表翻新后,部分違建村民反而振振有詞。

  一張原本是電力部門用于甄別合法建筑的證明,反而成了違建橫行的護身符。2014年下半年至2016年初,原本還在觀望的村民反而行動起來,違法建筑一下子增加到48戶。

  把關不嚴的街道證明,固然加劇了違建之風,但5年內一下子冒出這么多違建,相關職能部門真的沒有發現?實情并非如此。

  2014年8月,甌海區城市管理與行政執法局婁橋中隊(現為甌海區綜合行政執法局婁橋中隊)、甌海國土分局婁潘管理所(現為甌海區自然資源和規劃分局婁潘管理所)日常巡查時均了解到此事。城管執法部門制止了正在施工的違建,國土部門也僅對其中2處違法用地情況給予查處,但兩家單位均未對連片違法建筑依法查處,甚至相互發函、推諉工作;街道辦事處下達停建通知書后,作為轄區內整治和查處違建的主要責任主體,也沒有牽頭開展聯合執法行動,縱容問題愈演愈烈。

  今年6月,甌海區紀委區監委啟動問責程序。8月,陳永耀因濫用職權,負有直接責任,受到嚴重警告和政務記過處分;婁橋街道分管拆遷的原黨工委委員張吟宇、婁橋行政執法中隊原中隊長孫赟、婁潘國土所副所長葉堅鋒,因主體責任履職不力,受到黨內警告處分;婁潘國土所所長徐勝光等其他6名相關責任人均受到書面檢查處理。

  甌海區紀委區監委還同步向婁橋街道辦事處、區綜合行政執法局、區自然資源和規劃分局發放監察建議書,責成三家單位對違法建筑全面調查。截至發稿時,違法建筑拆除工作穩步進行。

  執紀者說

  甌海區紀委區監委紀檢三室主任陳頌:本案中相關責任人把關不嚴亂作為,屬地街道處置不力不擔當,執法部門推諉扯皮不作為,層層監管層層失職,這些問題歸根結底還是形式主義、官僚主義問題。公章“一蓋了之”看似小事,實則是沒把肩上的責任當回事,啃食的是群眾的獲得感,損害的是基層黨委、政府的公信力。

  紀檢監察機關要緊盯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,堅持精準發力,用好問責利器,持續強化震懾效應,督促黨員干部樹牢責任意識,向干部隊伍中的不良風氣“亮劍”。

路边卖刮刮乐赚钱吗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辽 陕西快乐十分app 5元以下股票推荐 黑龙江快乐十分 河南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怎么进微信股票群 乐透乐第一时间报您 体彩浙江20选5开奖 加拿大28快捷开奖结果